廣安新聞網 > 圖文新聞 > 正文

突然沸騰的邊境小城

來源:北京晨報    作者:王潔

很多很多年以前,32歲的爺爺趕著馬車,帶著一家老小,跟隨著印染廠的搬遷,離開了東北那個邊境小鎮——丹東。那時的爸爸只有8歲。

我曾經一次又一次地問爸爸:“爲什麽要搬家?你確認是坐馬車?丹東是什麽樣子?”“因爲備戰。當然坐馬車,你爺爺是廠裏少有的幾個念過私塾的人,只能跟著工廠走!”

丹東留給爸爸的記憶並不多。多年以後,我成了家,公公是軍人,最遠的征途恰恰走到鴨綠江大橋。公公說:“部隊到了那裏,抗美援朝戰爭結束了,我們便回來了。”寥寥幾句,卻撩起了我內心深處最好奇的想象。我想去看看這座爺爺、爸爸,以及公公都呆過的地方。

大約四年前,這個願望終于實現了。丹東那個小城青山圍繞、綠水環抱,它靠海、臨江,物價不貴,安靜而又惬意。住在江這邊的丹東本地同學告訴我:“每天早晨打開窗,都能看到江那邊朝鮮的 望塔。”我立刻加上自己的想象:“晚上,還能看到江對面的燈火吧?”“不!對面黑漆漆一片,幾乎看不到燈光。”

丹東的新區高樓林立,房價每平方米不足4000元。那裏街道筆直而又寬闊,就是行人很少。同學說,雖然市政府和學校都搬來了,但本地人的生活主要還是集中在老城區,而且也基本能夠滿足當地人的需求。

家庭富裕的,基本在新區也有投資。不過,由于當地的房地産市場並不十分規範,房屋已交付卻遲遲辦不下房産證的樓盤很多。還有的樓盤是抵債來的,價格更便宜,但房本更難辦。于是,丹東新區的房子,漂亮卻不實在。本地人想買的,早已買完;房價不漲,大家又不去住,基本屬于套著狀態。

但最近,這個城市沸騰了,丹東本地的開發商都被來自各地的炒房客“嚇”著了。投資客們看上了這座與朝鮮第四大城市新義州一江之隔、承載了中朝貿易主要份額的邊境城市,並幻想著丹東能夠成爲他們的第一個棄核紅利。

于是,丹東的房價“瘋”了。由于單價低,投資客們蜂擁而至,部分樓盤瞬間上漲57%!即便這樣,炒家們基本上一次性付款、甚至整棟樓購買。只是不知道,僅憑靠著朝鮮,這個人口自然增長率連年下降的城市,房價的連續大漲能支撐多久?

而對于本地人來說,他們最關心的則是外地人湧入,會不會影響丹東老城區房子的價格。“畢竟,老城區才是我們主要生活、工作居住的地方。對于丹東居民的收入水平,老城區的房價已經不算低。”同學這樣說。

發布時間:2018-05-14    責任編輯:滕雲

焦 點

社 會

公 告

所有文字、視頻、圖像資料均爲廣安新聞網 © 版權所有 [雲轉碼提供視頻技術支持]